选秀综艺年年办,她们就被镜头青睐

编辑:小狐 2020-03-25 09:25:34 互联网
浏览:588次
文章简介:自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以来,短短两年间,内地的偶像选秀迎来周期性爆发。把上线两周的《青春有你2》算在内,仅仅在爱奇艺、优酷三大平台,已上线了六档“101系”的男团女团偶像选秀综艺,这还不包括《明

选秀综艺年年办,她们就被镜头青睐(图1)

自2018年的《偶像练习生》以来,短短两年间,内地的偶像选秀迎来周期性爆发。把上线两周的《青春有你2》算在内,仅仅在爱奇艺、优酷三大平台,已上线了六档“101系”的男团女团偶像选秀综艺,这还不包括《明日之子》等个人选秀。

追逐梦想的大旗之下,年轻人熙熙攘攘地来,似乎每一次都声势浩大。但若以唱跳音乐作品来衡量,这两年的新偶像又似乎在演艺圈从未留痕。看着《青春有你2》的十多位练习生以各种稀奇古怪的话题占据网络热度,看着镜头只眷顾带来流量的她们,一个始于2018年的话题也是时候老调重弹了—除了成为粉丝经济的孵化器,选秀类综艺还能做些什么?

重新定义女团凭的是实力、风格,还是话题?

从一开始,《青春有你2》就抛出概念—想打造一个不被定义的女团,不被风格定义,不被固有模式定义,不被困难和质疑定义…换言之,除了实力是刚需,其他所有元素都可以被包容,甚至可以期待一批与“前辈”不一样的新偶像。

理念不错,观众也确实在108个练习生里看见了唱跳俱佳且突破固有女团审美风格的上官喜爱。可绝大多数时候,所谓的不被定义,恐怕换成另一种说法更为贴切—除了流量是铁打的刚需,其他所有元素都是流动的,至少是不那么重要的。节目的剧本、剪辑、镜头以及后期推广里,统统透着对流量的企图心。

每次初舞台表演后需要切到选手席反打,镜头多半会关照虞书欣,她不仅是热播电视剧《下一站是幸福》的熟面孔,更拥有108名练习生里最夸张的表情。当台上有练习生讲到与过往的情感挥别时,镜头就会有意无意扫过秦牛正威的方向,她是曾卷入过绯闻的女主角。在马来西亚广告“小女王”蔡卓宜哭得梨花带雨后,在拥有千万粉丝的“带货网红”林小宅舞台初亮相后,在“冰清玉洁”四胞胎抱团选择小组中心位后,这些练习生不只是偶像的后备役,更像是《青春有你2》的话题制造机、热度引流器。

只是,这些初心不在舞台、实力也配不上舞台的女生来到节目后,多半只是“划水小姐”昨天,当其中一位练习生因被质疑涉嫌插足他人婚姻,真真假假的讨论再度为节目导流时,这档偶像选秀的最大症结更是暴露无遗—相对“凭实力出圈”“凭风格出圈”《青春有你2》似乎更看重流量的转换。

若跳不出某些桎梏,选秀也许依然是娱乐资本的供给链

有人被流量驱赶着匆匆上阵,就有人已经磨砺了许多年。以孔雪儿、许佳琪、刘雨昕、陆柯燃等人为代表,她们的实力有目共睹,曾经的出道记录也在圈内众所周知。诸如“蜜蜂少女队”“夏日甜心”“加油美少女”“SNH48”等,都是这些练习生上一次为粉丝知晓的。

自2016年至今,百来个女团在崛起、倒闭、重整旗鼓中循环。选秀综艺年年办,人才的成长根本赶不上节目对动辄百来位新秀的巨大吞吐,早就走到了竭泽而渔的临界点。如此一来,被讥讽为“回锅肉”的已出道练习生,反成了拯救选秀综艺的实力王者。

事实上,“回锅肉”已是这些年选秀综艺的顶梁柱。《偶像练习生》的蔡徐坤,《创造101》的孟美岐,《青春有你》的李汶翰等,都是在参加节目前已出道的艺人。青年偶像反复出道,因为他们的上一次,“出道即巅峰,成团就失业”对于选秀出道的唱跳偶像而言,生命力在于舞台,但内地娱乐市场照搬了韩国的“101系”选秀模式,却没法照搬相应的出道后市场。当韩国的男团、女团在一次次“打歌舞台”上积攒、打磨实力时,内地的偶像艺人只能在舞台之外,靠有限的影视拍摄和娱乐综艺,维系热度。

这就难怪,近两年的一些男团、女团,在他们限定的两年成团期里,“合体”创作的时间屈指可数,值得称道的舞台作品凤毛麟角,不务正业拍时尚大片、做各种商品“代言人”“推广大使”“品牌挚友”的时间却有大把。只要舞台的市场继续匮乏,只要培养模式继续是以透支未来为代价,偶像选秀被资本绑架的恶性循环就不会停止。记者 王彦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选秀

选秀:泛指选拔在某方面表现优秀的人。中国自古就有,古代选秀一般是宫廷选秀。现在,全球举行的有各种标准的评选活动,也被称为选秀,如中央电视台的中国好歌曲、梦想中国、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、笑傲江湖、加油好男儿、加油东方天使,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、快乐男声、快乐女声,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,青海卫视的花儿朵朵,广西卫视的一声所爱·大地飞歌等,其他各地方电视台,也有类似的收视率比较高的评选活动。是金子都可以发光的平台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