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

编辑:小狐 2019-11-07 10:21:33 互联网
浏览:256次
文章简介:亚妮说,“我见过的没眼人共11个”七天:37岁,生性淡泊,从来与世无争,是没眼人的主唱、现任队长,又是唢呐、胡琴高手。七天是有过眼的,只是有过的时间不长,而他有眼到没眼的波折,以及他一家与没眼人的牵扯

亚妮说,“我见过的没眼人共11个”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1)

七天:37岁,生性淡泊,从来与世无争,是没眼人的主唱、现任队长,又是唢呐、胡琴高手。七天是有过眼的,只是有过的时间不长,而他有眼到没眼的波折,以及他一家与没眼人的牵扯,正是串起我的线,自然他后来就成了的主角,自己演自己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2)

屎蛋:77岁,没眼人的老队长,主吹笙,兼打鼓。老头胆小,但吹打说唱数他本事大,尤其是词编得好,遇事逢人,信口就来。可这本事也害他差点丧命。的时候,乡委员会让他编唱当时的中央文件“十六条”老兄唱着唱着就唱歪了,成了酸曲儿,被派打个半死不算,还在他脖子上挂了块的黑牌,挨村游斗。以后只要政府的人让他编歌,他都死不开口。装了一肚子的老歌,那种听了让人痒痒的酸曲儿,到山旮旯里,或跟你熟了,知道你不会告发他,才会唱。老头还有一绝,卜卦,极准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3)

喇叭:30岁,一落地全村都听到他震天的哭,像安了喇叭,就此得名。喇叭有个外号,叫“秀才筒子”“秀才”是指喇叭上过学,一直上到高一,又是没眼人里的多面手,唢呐、二胡、笙,弹唱吹拉样样精通;“筒子”拿屎蛋的话讲,是指他一根肠子见的直性子。喇叭打小跟同村一个叫解放的人厮混得几乎拜把子,可他的世界却是因为解放,在15 岁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后,就彻底黑了。那年解放和喇叭各领一帮村里的娃在河里头玩“打鬼子”打到后来两帮娃真打了起来,结果解放一把沙甩糊了喇叭的眼。喇叭不停地揉,越揉越糊,越糊越疼。入夜让他盛饭,他就在灶台摸开了,还嚷着点灯,才发现喇叭瞎了,抄起砍刀要追出去,喇叭娘跪地求了半宿才歇事。后来修水库,解放炸断了半只胳膊炸瞎了眼,喇叭的爹只说了一句话:天意哩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4)

解放:大概60过半,不知道爹娘,只知道解放那年有户人家收留了他,给他取名解放。解放精明算计,25岁前是有眼的,还当过两年的村长,后来养父母死了,他的眼瞎了,就跟了没眼人。解放天生跑调,不会唱,只能拉二胡,二胡又拉得唧歪,屎蛋嫌他笨,有点瞧不上他,可那回屎蛋唱歪“十六条”被免了队长,接替他的就是苦大仇深、根红苗正的笨解放。跟解放掐的人是喇叭,就因为那个夏天造下的孽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5)

光明:40岁,不知是先天内向还是后天苦难,沉默寡言。光明进队最晚,主拉胡琴兼全套打击乐。他30岁前有一双明亮的大眼,去北京、广州打过工,拿他的话“甚也见过”拿没眼人的话,是个上过场面的人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6)

肉三:49 岁,大名陈喜兆,因为280 多斤肉,在家排行老三,所以从来都是肉三,大名没人叫。肉三天生没眼,耳音奇好,队里各种乐器定音,经他的耳,逃不过一丁半点儿,外号“肉音器”肉三的绝活是鼓,只要是鼓,没人打得过他,所以也称鼓王。肉三好酒,别人随铺盖背尿壶,他背酒壶,尿到了总是随手抓,可他的尿长,一泡下去,别人就别想尿了,所以谁都不愿把尿壶借给他,为这肉三没少挨骂。只是任谁、怎么骂,他都不怒,天生好脾气,好到甚也不愁,成天一脸的笑,死了笑。跟他形影不离的人是光明,后来肉三胖到得肛瘘,得有人收拾他的屎尿,只有光明肯干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7)

招财:25岁,3岁得了场病,眼再也看不见了。8 岁那年过了年,买了把笙,把他送到屎蛋跟前当学徒,可留了不到一个月,哥们不吃不喝在地上打滚,咋到哑,还是那句,是个人就不干那活儿。屎蛋把他送回家没几天,又把他送了回来,说,不学就往死里打。屎蛋把看家的本事都拿出来教他,到我走进没眼人的时候,招财已经把笙吹得不在屎蛋之下,也是唱曲的一把好手了。小子白白净净的一张俊脸,又特别擅长用假声扮唱女人,小辫总说他,投胎时走岔了道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8)

小辫:42岁,为了避灾,从小家里给他梳小辫当女娃养,由此得名。小辫厚道勤快,勤快得没他歇下的时候,也属“走岔道”的那种。他主弹三弦,先天好嗓子,加上唱功细腻,和招财搭伴唱夫妻,能把人唱掉了魂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9)

眼镜:61岁,细心好面子,梆打得好。他的一只眼模模糊糊能瞧见点东西,所以到哪都是他打头,队里算账、去村里要钱也是他。眼镜原本有双好眼,17岁就当了村里的会计。可那年学大寨,村里村外折腾,花冒了集体的钱,有人赖他贪污,哥们上了火,白条黑条一张一张捋,算盘拨拉得手抽筋,熬了三天三宿,吹瞎油灯后,眼再没亮起来。过了19岁,家里给他说了个比他大15 岁的寡妇,还带了三个娃。寡妇上门那天,没眼人去唱,唱完他就拽上屎蛋跑了。眼镜是有大名的, 叫邓三顿。邓三顿?这谁取的名?听起来就是等三顿!你想,要等三顿的人,可不就是讨吃的主!然,哥们不管等三顿还是凑三顿,天下面子第一,瞎了四十多年,从不摘眼镜,拿小辫的话说,装!可再装,这辈子就是硬邦邦等三顿的命了。这名和命的照应,有时就这么蹊跷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10)

天和:60岁,天生没眼,还结巴,但背唱词谁也背不过他,三国、西厢红楼,能说得上来的戏,给你唱上几天几夜不带重复的。天和就因为结巴,很少发声,队里有他没他,无关紧要。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11)

大头:54 岁,因9岁时在河里炸鱼,炸瞎了双眼,炸聋了一只耳,还搭上齐手腕的一只手,所以啥事都慢好几拍,跟天和好成一双。大头除了打铜铃,唱是他的强项,虽然生来哑嗓,可就像越剧的尹派,顺着沙哑别有韵味,夜里静下来听他唱,会忘了中国还有上下五千年。

没眼人的事一般都很雷人,其中三件尤让我开眼。

其一是铺盖。这些三百六十天都在流浪的没眼人,一直沿袭当年在敌占区的行军纪律。装备只有一件,就是铺盖,吃喝拉撒全随铺盖背着。铺盖除了硬朗,每件东西的位置甚至保养都有规定。单说夜壶,不仅一律挂在铺盖的右侧,还得擦得锃亮。那回在石占明的红都村,最后烙在我记忆里的不是歌,是夜壶。当没眼人挨个手搭住前人的肩,一溜纵队开拔,那釉面陶瓷的夜壶被太阳一照,随着走动,黑里透紫的光晕竟泛出一种梦幻般的玄韵,无以言表,要不是洗不去的骚味儿,俺必定收藏。关于铺盖,老屎蛋有句顺口溜:铺盖硬朗啥事顺趟,吃喝拉撒嗝屁捎上。“嗝屁”就是死了。你想,死了都要捎上的东西,可见重要。所以学徒进队先不学乐器,先学打铺盖。打一遍,屎蛋摸一边,老头不说行,你就一遍遍地打。我第一次见到没眼人打铺盖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手势、速度、棱角分明的扎实程度,绝对军人才做得到。事实上老屎蛋从来就认定自己是八路,七十年前八路定下的规矩丁点儿不能变,不管初来还是乍到,不守八路的规矩,受罚。号称在城里混过好些年的光明,进队后对铺盖的规矩很不屑,不买老屎蛋的账,老头愣是三天没让他吃上饭。光明就知道了,所有的规矩中,铺盖绝对居首,从此死死背下了老屎蛋的话。一个铺盖足足上百斤重,这是没眼人的全部家当,绝不离身,什么时候、任何场合都背着。后来拍,大夏天,连续拍摄,一天天的太阳暴晒,铺盖把肩膀勒出了血,还是背着。道具师说破了嘴,不理,背着。我没辙,就把县城一家杂货铺的海绵全包圆了,让道具师打了十几个假铺盖发下去,出现场前强制性地把真铺盖锁了,怕他们不放心,还让每个人摸一遍,把钥匙交到七天手上。开拍了,拍的是卖唱打场的戏,肉三的“肉音器”竟然不准了。接着不是喇叭的二胡走调就是七天的唢呐冒泡,每个人都跟丢了魂似的,无数条过不了。摄影跟我嘀咕的时候,“秀才筒子”嚷起来,的,这糗事俺干不了!七天也站起来说干不了,没眼人都说干不了。一问才知道,原先垫到下当凳坐的真铺盖硬朗厚实,换成海绵后,坐不稳了,坐不稳也就啥都不顺趟了,更别说包裹着身家性命的真铺盖离身后的惶恐,所以啥事都干不了。我终于搞懂老屎蛋为什么说铺盖的硬朗关联到“啥事顺趟”决定放手。可拍到第七年,几个老没眼人都快走不动了,铺盖里的东西能减则减,天冷遇上没暖炕,被子薄,冻得哆嗦,我又忍不住在杭州买了羽绒睡袋带过去。没眼人摸着轻暄乎乎的新鲜东西直乐。老屎蛋钻进钻出,不断叨叨享了的福。我很高兴,总算解决了铺盖的大事。可第八年头上再回去,发现没眼人照样还是背着他们能砸死人的老铺盖。问到底,“的铺盖”他们嫌贵。贵?贵个甚嘛,就几个铺盖,还能把我贵穷喽?我揪着老屎蛋换铺盖,可老屎蛋很坚决地说,留着。没眼人都说留着。后来我才弄明白,所谓留着,是死的时候用来随葬。在山里,活着可以吃糠咽菜,死了一定要风光,好的贵的东西必定留着随葬。正因为这个根深蒂固的风俗,你在山里听到炫耀或羡慕一个已故的人,不会是他活着的时候挣多少多少钱,有多少多少家产,他们会不厌其烦地描述他葬的时候怎样的排场。所以给他们的,任何他们认为好的东西,都要留着随葬。我又搞懂了老屎蛋的那句“吃喝拉撒嗝屁捎上”的意思,从此再不提铺盖的事,当然,那是很后来的话。

其三是歌。四千多年前,一个叫辽的地方在供奉的祭祀仪式上,有一种手足舞蹈的吟唱,后来渐渐演变成了当地娱乐的小调,称辽州小调。小调古老的曲牌曲目口口相传,很多歌山里人不仅倒背如流,内容还可以因时遇事现编随卖。一场唱,经常就是娱情议事的会;几声吼,就是解闷消愁的药。那种乐趣就像水和阳光,自古缠在他们的日子里。到了公元一千九百四十又零二年,一个叫左权的将军,为抗击侵略,牺牲在那个地方,辽州就改成了左权县,辽州小调改叫左权民歌。没眼人只唱这种流传于太行山的小调。只唱太行小调的没眼人,年年日日也只在太行山沟里的1 700 个村庄流浪,落地谋生,仰头共天。比起打仗的时候,沟里人似乎更接纳没眼人通灵的本领。他们相信每一个没眼的人都是天上下凡的星,知道一个个鲜活的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还能算测祸福,谙熟消灾破难的办法,指点着生死路上来来的人的运程。所以娶女人、生儿子,死了活了,都断不了他们去算去唱,算了心里就有底了,唱了家里就太平了。老乡们管饭,他们管唱,就这么过,不变!

田青说:没有欲望和遮掩的快乐,是真正的快乐;能坦坦然然活着和死去的自由,是真正的自由。

老屎蛋说:眼没了,心就亮了!

我见过的没眼人共十一个(图12)

没眼人一书记录了亚妮和11个没眼人的故事,还有那部十年都没完成的。其中没眼人生、爱、恨、死的故事,令人动容。

亚妮,国家一级导演,浙江卫视《亚妮专访》栏目制片人,一位集主持、编导、制片人于一身的全能型电视节目主持人。然而,在事业最的时候,她毅然离开了这个岗位。“神隐”十年后带着《没眼人》的故事重出江湖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铺盖

铺盖,汉语词汇。 注音:pūgài 释义:铺盖,指平铺着覆盖等。

喇叭

喇叭,是一种管乐器,上细下粗,多用铜制成,又可指一种电声元件,作用是将电信号转换为声音,也叫扬声器。分为带状,号角,气垫等等。1877年,德国西门子公司的ErenstVerner就根据佛莱明左手定律,获得动圈式喇叭的专利。是一种电能转换成声音的一种转换设备,当不同的电子能量传至线圈时,线圈产生一种能量与磁铁的磁场互动,这种互动造成纸盘振动,因为电子能量随时变化,喇叭的线圈会往前或往后运动,因此喇叭的纸盘就会跟着运动,这此动作使空气的疏密程度产生变化而产生声音。1906年LeeDeForest发明了三极真空管,锥盆喇叭要到1930年代才逐渐普及起来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