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友和我上床只为让我代孕

编辑:小东东 2019-11-06 17:33:13 互联网
浏览:798次
文章简介:倾诉:小可怜三年前,我初接触金波时,他给我的爱情愿景是常相守,养一堆的孩子,到老了还可以一起相互搀扶上街买菜,煮对方最爱的东西吃。我当时想,生活不过就是这样子,再多激情终要回归到平淡,所有的姹紫嫣红,

倾诉:小可怜

三年前,我初接触金波时,他给我的爱情愿景是常相守,养一堆的孩子,到老了还可以一起相互搀扶上街买菜,煮对方最爱的东西吃。我当时想,生活不过就是这样子,再多激情终要回归到平淡,所有的姹紫嫣红,金光流彩到最后都只瘦弱成两颗心,这两颗心却又是丰满的,可以容纳彼此的全部。

所以,我对于金波说的好好彼此相爱的话一直深信不疑。他甚至从来没对我说过誓言,但我相信他的行为就是最好的誓言了。

更难得的是他知我,懂我,肯为我付出很多的心力。我知道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,已是相当的不易。所以,对于他的请求,我一般都能答应。惟一不能认同的一件事,就是他时常想要我为他要个孩子。

这本不是过分的要求,但我毕竟是个女人,没有确定的身份,我是万万不肯迈出这一步的,虽然每次他要求被拒之后都相当地不高兴,但我想,他也应该为虑。但是他有些严厉的态度让我知道,他的“知”到这里都变成了生疏。

我和金波的生活里滋生着这样的不快,却没阻碍我们一心一意向前奔日子。我相信他是个宽宏的男人,因为我的拒绝不过几天他就淡忘了,之后又开始对我好。本来,我对于他无故索要孩子的行为是有芥蒂的,但他在事后貌似比以前对我更好,我心里的不快就化解开来,融成一股溪流,变成更深的爱,回馈给他。

虽然我口口声声说在婚前是不可能为他添孩子,但在相处的第二年我还是有了异常的反应。当时我第一感觉就是感到无惧怕,立刻到医院进行了测检,果然,我光荣地被怀孕了。当时感觉自己挺无力的,就想到我拿掉这个孩子,该庆幸的是我发现的早。

孩子拿掉之后却不小心被金波知道了,他当时对我发了从认识以来最久的一场火,还砸了家里不少的东西。我说,我不想这样做,如果真想要孩子,我们应该结婚的。可是他说,我们现在和结婚有什么区别,没那张纸我还不是照样每天守着你。

你放心,以后肯定会给你名分的。这样的话,每次都能将我的愤懑平息下去。但事后他又问我,你是不是以后不想跟我,才不想要我的孩子呢?他这一问,把我所有委屈都逼了出来,我一急,张口就说,你是不想,你想怎么样呢?他没怎样,只是消失了很久一段时间,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干着急。

这样下去,终究不是办法。于是在我怀孕的第三次,我知道,自己不能再拖了。因为毕竟,除了身体,我还把全部的心爱给了他,基于这些,加上他做父亲的,我想他一定能履行在今后体贴我,照顾我的义务。而他对我更是加倍地好,每天的笑脸就像六月的阳光,照的人心里都明亮舒畅的。我也认为,这次我们终究是无遗憾地完成所有的任务了。惟一没完成的,就是,结婚。

婚没结成,金波却在半年后消失了。我打了他的手机,问了他的朋友,找遍了所有我们到过的地方,还留意所有我身边的人,都无一例外地没能获得他半点。到现在我才想起,我没见过他的家人,甚至不知道关于他最完整的信息,而我,却已经为他生下一个孩子,最后,我却成为孑身一人,我感觉到,我受了天底下最大的打击。

事情总是要过去的,虽然我有寻死的心,但事实告诉我,为这样一个人抛弃整个世界真的是大可不必。我开始工作,很拼命的那种,每天都是忙到最晚,我认为只有做最疲累的工作才能让自己淡视过去。

但是有天,一个同事拿着一本女性时尚杂志在那里说着什么,隐约听到征婚俩字。也奔过去,原来是杂志的附栏上有台商在征婚,上面说条件怎么好,有几家工厂和多少资金。我听到同事笑,这些都是假的,现在啊,还有找人代孕的呢,不但欺骗人的身体,还欺骗人的感情。

事情至此,终于有了一个答案,我不过是被利用了一把,金波找我,只是出于他自己的私心。我也彻底清醒,原来曾经我最重视的,我最挚爱的人给我的不过是一场梦,一场关于青春疼痛和利用与被利用的“代孕陷阱”可怜我的无知,让我在当初轰轰烈烈掏出全部心思去迎合这愚蠢的没有结果的“爱情陷阱”怪谁呢?

或许生活本就是一场游戏,一场梦!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金波

金波(1935—)原名王金波。河北冀州市人。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。历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,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,北京作家协会理事、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。作品曾获国家图书奖及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、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及1992年国际安徒生奖提名等。

延伸 · 推荐

为让我上床 男友给我看套套

文/雅晴倾诉:昨日黄花和孟君是今年三月认识的,开始只是试探着接触,并非由衷地对他动心,我对爱是有恐惧感的。因为我第一个男友曾信誓旦旦对我好,可认识不到两个礼拜就要求有身体方面的接触,他这话彻底了我对爱...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