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小三的存在 谁去鉴定你们的爱情

编辑:小东东 2020-06-26 15:07:03 互联网
浏览:869次
文章简介:导语:爱情这件事太极端,要么一生,要么陌生“文翊歆,你别再挣扎了,我舒嫒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!现在我孩子都有了,难道你还奢望竞航会履行和你的婚约吗?”咖啡馆外正下着倾盆大雨,炎热的仲夏,一下子凉爽

没有小三的存在 谁去鉴定你们的爱情(图1)

导语:爱情这件事太极端,要么一生,要么陌生

“文翊歆,你别再挣扎了,我舒嫒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!现在我孩子都有了,难道你还奢望竞航会履行和你的婚约吗?”

咖啡馆外正下着倾盆大雨,炎热的仲夏,一下子凉爽起来,甚至有些寒冷。

文翊歆只感到内脏不住地抽搐。

她的眼角颤动,也不知是因为寒冷,还是因为舒嫒的不知羞耻。

目光投放在桌面上,那张医院证明残忍的提醒着她,霍竞航背叛了她!

“无话可说了吗?”舒嫒语气中带着得意洋洋。文翊歆的沉默更是助长了她的气焰,被她认为是怯弱与服软。

舒嫒轻抚着肚子,傲气说道:“我要是你,便选择主动提出解除婚约,这样还能保存脸面,否则…”

文翊歆不屑地扬了扬唇角,嗤笑道:“面子?舒家大小姐还在意这个东西?”

“你明目张胆的抢男人就不说了,竟然恬不知耻的挺着肚子跟正牌女友谈脸面?舒大小姐,您这不知廉耻的作风,真的是继承家风了啊!太可笑了!”

“你!”舒嫒语塞,顿感被打了一耳光,气得浑身都在颤抖。

文翊歆一脸风轻云淡,喝了一口柠檬水,便收拾座位准备离开。

舒嫒站了起来,怒目瞪着文翊歆。

突然,舒嫒嘴角挂上冷笑,压下心中不甘的情绪说道:“只要我和竞航是真心相爱,未婚先孕也没什么见不得人。不像某些人,二十多年前就舔着脸嫁入豪门。”

文翊歆正转身离去,听着舒嫒莫名其妙的话,心底顿时有些不舒服。

二十多年前?未婚先孕?

“你说清楚点,什么某些人?”

“好话不说第二遍!”

“让我确认一下,你刚刚说的是二十多年前有人舔着脸带球嫁入豪门?”

“那个人是谁你这个第二当事人比我清楚!”

舒嫒话音刚落,“哗啦”一声响,未喝完的柠檬水全洒在了她脸上。

“文翊歆!”舒嫒狼狈不堪,怒吼一声。

文翊歆气势汹汹砸下空杯,愤然离去。

舒嫒匆忙用纸巾擦拭脸上的水,然而她越擦拭火越大。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,立马掏出手机拨打电话。

“哥,文翊歆泼我一脸水,你找人盯着她,一有机会就下手,我要让她这辈子都后悔惹了我!”

酒吧里播着萧敬腾的《怎么说我不爱你》

这首歌曲结束时,吧台服务员主动为她递上一杯酒。

“小姐,这杯酒是那边那位先生请你的。”

文翊歆斜了斜眼,并没有真正去看是谁请她的这杯酒。

仰头悉数而尽,放下酒杯时,文翊歆对着酒保喊道:“再来一瓶。”

她堂堂文家大小姐,竟然遭人背叛?

她和霍竞航,人人称赞的珠联璧合,如今这个男人被人轻易撬走…

她不敢去想,也不愿去求证,更何况那些话还是从舒嫒嘴里说出来的。

难得跑到霍竞航面前,说,你是不是和舒嫒睡了?

她还没有下贱到这种程度!

要怪只怪霍竞航,等了那么多年,却等不了这一时半刻…

文翊歆只顾着借酒浇愁,却没有发现在某个黑暗的角落,两个面目昏暗的男人自始至终没有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过。

“我看她喝得差不多了,哥,是不是该动手了?”其中年纪较轻的男子低声对另一人说。

另一男人摆摆手,说道:“再让她多喝一点儿,舒小姐交代过,只许成功不许失败,没有十足的把握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年轻男子点点头,又退回沙发里坐下,仔细观察着吧台那的一举一动。

文翊歆的面前已经摆了好几瓶了,她喝得醉醺醺的,却一直囔着要喝。

一直在观察文翊歆的两个男人觉得时机恰当,正准备接近,却不防一个高大的身影贴近文翊歆的身边,一只手顺其自然的揽在文翊歆的腰间。

“这么想喝,我陪你喝怎么样?”男人磁性而沉稳的声音响在文翊歆耳边。

文翊歆抬起被酒精熏得沉重的眼,眼前一片朦胧。

这张脸,似乎从十三岁那年就认识,时刻难以忘记的脸庞。

多年来的每个日夜,无论她走在哪一条街道,总幻觉下一个转弯的路口就能看到他。

她猛地站了起来,身体跌撞的撞进他的怀抱,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。

“不要走好不好?别丢下我好不好?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离你远去了,我保证…”

她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来回摩挲,晶莹的泪水滑落浸他的衬衫。

“回来了之后,我就不会再走了,真的不会再走了,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

他抬眼看向那边的昏暗灯光—有动作的两人静止了。

继而淡漠眼神忽而一凛,斜斜勾起唇角,双手把她紧紧抱住。

“没事了,我们不分手,我们先离开这里,好不好?”

“不!不要离开!不要离开我!”

文翊歆喃喃,声音又低又软。

“我不离开你,不会离开的…”

声线不由得柔和下来,他轻轻抚摸她的后脑。

“乖,跟我回去,听话,我们回去,好不好?”

倒在他怀里的人没了反应,他微微抬了抬肩膀,她还是没有反应。

于是招来服务员结账,再次冷冷看向昏暗灯光那方后,扶着她离开了酒吧。

那个第一次醉酒的晚上,在意识模糊里,乱七八糟地度过。

文翊歆做了一夜混乱不堪的梦,梦里摔了一大跤,梦里有陌生的声音,陌生的怀抱,陌生的气息,却有霍竞航熟悉的面孔。

一大早睁开眼,头昏脑涨,文翊歆挣扎着爬起来,还未坐稳就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。

顿了顿,她环视四周,陈设陌生不识,全然酒店的布置。

而低头一看,自己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浴袍便再无其他!

她又惊又急,即刻认识到事情糟糕透顶,吓得直直跳起来。

霎时,浑身酸痛难当,这才发现胳膊、双腿布着星星点点的淤青—

水声在此刻戛然而止。

文翊歆惊恐地站在原地,只觉得双腿灌了铅,却不住地颤抖,褐瞳充斥着怨恨直直瞪向洗澡间的门。

当湿身俊男擦着头发拉开了门,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毛巾走出来。

文翊歆一口气呼吸不上来,手忙脚乱拿被子裹紧自己。

半裸俊男皱着眉,神态之间尽是嫌弃厌恶,淡淡问。

“醒了?”

文翊歆愤恨地瞪着他,又急又气,明显感觉到内脏都在发抖,僵硬地问。

“你是谁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①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文翊歆失身了吗?

②文翊歆又会怎么面对霍竞航,面对他们之间的婚约?

③酒吧遇到的男人,他到底是谁,又会和文翊歆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?

网友评论